人間清醒!大學里談戀愛,一定要注意這6點

發布時間:2021-09-03 11:25   來源:貴州教育發布  

當離開高中步入大學,戀愛不再是一個“不可言說的秘密”。

周圍許多朋友也邂逅了自己的那個Ta,開始了一場甜甜蜜蜜的戀愛。

看著越來越多的朋友開始屬于自己的甜蜜戀情,有部分同學開始對自己的感情狀況感到焦慮,也有部分同學堅定單身萬歲......

都說校園時期的戀愛是最純粹最甜蜜的,那么校園時期一定要談戀愛嗎?大學時代的同學們對戀愛又是怎樣解讀的呢?今天我們來談談大學生的戀愛觀。

01

首先 了解愛情是什么

愛情是兩個人的擁抱,暗戀是一個人的追逐。

《越洋情書》中有一句話:“我渴望能見你一面,但請你記得,我不會開口要求見你,這不是因為驕傲,而是因為唯有你也想見我的時候,我們的見面才有意義。”

在這個“速食愛情”滿天飛的年代,三毛和荷西浪漫得仿佛有點兒不真實。

荷西:你想嫁個什么樣的人?

三毛說:看的順眼的,千萬富翁也嫁;看不順眼的,億萬富翁也嫁。

荷西:說來說去還是想嫁個有錢的。

三毛低頭說到:也有例外。

荷西:那嫁我呢?

三毛嘆了口氣:那只要吃得飽的錢也算了。

荷西:你吃得多嗎?

三毛:不多不多,以后還可以少吃點。

愛情不是靠告白而來的,所有的告白成功都是建立在有好感的基礎上。

對方有選擇和不選擇你的自由。所以在對方不選擇你的時候,要學會接受,這并不是你的錯,而是對方恰巧喜歡吃荔枝味的糖,而你是草莓味的罷了。

02

真正 的愛情,是雙向奔赴

細節是雙向的,愛是相互的,努力也是為了向彼此靠近。

舒婷在《致橡樹》中寫道:“我們分擔寒潮、風雷、霹靂;我們共享霧靄、流嵐、虹霓。”

“我見到她之前,從未想到要結婚;我娶了她幾十年,從未后悔娶她;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。”

這是錢鐘書對楊絳的心聲,兩人攜手走過風雨63年,他們不僅是生活上的伴侶,更是藝術道路上的知音。 

兩個人在一起的意義是彼此鼓勵和支持,互相滋養和成長,而不是讓你失去熱愛生活的信念。

相互遷就才最長遠,雙向奔赴才有意義!愿我們都能在雙向奔赴的關系中,找到自己最美的樣子。

03

沒有 遇到Ta時,請先充實自己

談戀愛不是因為想談,而是因為那個人剛好是TA。

大學的戀愛是選修課,不是必修課,不要因為偶爾的孤獨而沖動,也不要因為旁人的幸福而動搖,幸福不是通過別人的生活定義的,什么時候談戀愛,也是沒有絕對標準的。

如張愛玲所說的:“于千萬人之中,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,于千萬年之中,時間的無涯的荒野里,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晚一步,剛巧趕上了,沒有別的話可說,惟有輕輕地問一聲,噢,原來你也在這里?”

格局放寬,大學里值得你學習的東西很多,在沒有遇到愛情時,記得充實自己,以遇見更好的自己,不要急于尋找。

但當愛情真正到來時,請付出你所有的勇氣,大聲說出“我喜歡你!”

04

遇到 正確的Ta時,請保持理智

愛的終點,是更好的兩個人。

愛情并不是生活中的全部,不要因為戀愛而放棄自己的生活,也不要期待自己能夠成為Ta生命的全部,好的愛情是在愛Ta的同時依然愛著自己。

像舒婷在《致橡樹》里寫到:“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根,緊握在地下,葉,相觸在云里”。

戀愛,是兩個人一起成長,一起變得更好,而不是成天用“你有沒有花樣百出地愛我”這件事內耗。

在大學,除了愛情,你應該還有學業、班團學生會工作、社團活動、體育鍛煉、社會實踐、志愿服務......

不要因為戀愛影響了你的學業成績和綜合表現。

05

不要 比較,戀愛是件自由的事兒

近幾年愈發明顯,好像小情侶之間真的很愛考驗對象,情侶間的幸福指數,也漸漸和那些“比對而來的優越感”掛鉤。

有人在嘗過別人女朋友的廚藝后,開始嫌棄自己只會叫外賣的另一半;

也有人堅持要買和閨蜜一樣動輒五位數的包包,在訂婚前夕和男友大吵一架;

還有人刷遍了短視頻,讓男友扔掉和前任有關的所有東西然后寫幾千字的檢討

......

花樣百出的試探與考驗萬變不離其宗,無非就是通過對比來滿足自己內心的安全感——證明Ta對自己多在乎。

愛情中的考驗和規定無可厚非,但一股腦扎進別人的戀愛方式,只是一個厚重的外殼,裹住愛情的同時,也裹住了我們能夠去感受愛的那部分靈魂。

06

關于 愛的問題,要一起解決

愛情是兩個人的事,獨自承擔并不能體現你的堅強。

風雨飄搖的黃山絕頂,著名畫家吳冠中在畫畫,而她的妻子就站在后面,默默地為他舉著傘……

多年后,她患上老年癡呆癥,總怕煤氣沒關好,去廚房來來回回地開關煤氣。

而吳冠中就跟在她身后,她開了,他就關,從不嫌煩……

在一段戀情當中,雙方都應該相互理解,互相尊重,遇到問題了要主動去承擔責任,而不要去逃避感情的困難。

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,祝你遇見美好的校園愛情。

若沒遇見,也希望你能成為更美好的自己。

  編輯:余楊智

  統籌:崔林林

  編審:鮮曉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