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人藝新劇場投入試運營

發布時間:2021-09-03 14:56   來源:新華網  

  昨天下午五點,北京國際戲劇中心啟用儀式在北京人藝舉行,新劇場開始投入試運營。對幾代北京人藝人來說,這是歷史性的一刻,而這個歷史性時刻最好的注腳則是一群年輕人。由馮遠征導演,眾多年輕演員主演的新排《日出》當晚在北京國際戲劇中心曹禺劇場上演,為這座新劇場拉開大幕,同時也為北京人藝的歷史掀開新的一頁。

   《日出》在北京國際戲劇中心曹禺劇場上演。 本報記者 方非攝

  新劇場有著人藝熟悉味道

  拍照,發圈……新劇場的第一批觀眾似乎都提前約好了,走到劇場門前寫著“北京國際戲劇中心”字樣的電子大屏幕前,紛紛舉起手機拍照,然后發朋友圈。一位老觀眾表示,早就期待著北京人藝新劇場快點建成,能早點看到更多北京人藝的戲,“雖然是新劇場,但是依然能夠感受到非常熟悉的人藝味道,和首都劇場在一起顯得很和諧。”《日出》本輪七場演出門票開票后不久即全部售罄,搶到首場演出門票的觀眾更是深覺幸運。“這張票我一定會留著做紀念。”一位觀眾說。

  曹禺劇場的命名是為了向北京人藝老院長、著名劇作家曹禺先生致敬,首演新排《日出》之后,還將上演新排曹禺經典作品《雷雨》《原野》。馮遠征說,曹禺劇場和首都劇場的舞臺一樣大,但是在功能定位上會有所區別,今后首都劇場演出的劇目將以經典劇目為主,新劇場則將更多地上演有創新精神的作品。

  走進劇場,觀眾會發現這座新劇場在許多細節之處都很為大家著想。觀眾翟先生剛剛坐下就發現新劇場的座椅非常舒適,前后間距寬,座椅海綿的厚度和彈性也非常好,坐上去感覺被包裹在其中,“這樣看戲時間久一點也不會覺得太累。”

  在這座全新的劇場上演的《日出》也與以往版本不同。全劇以倒敘開始,將上世紀五十年代曹禺先生劇本中的結尾放在開始,為這部悲劇做好了鋪墊。同時,馮遠征還刪去了結尾一些戲劇沖突比較強烈的部分。在他看來,這樣的處理可能會顯得很淡,但更能夠凸顯陳白露的內心。

  這部作品舞臺大氣簡約,僅有兩塊紗幕和一個景片,景片和紗幕上會根據劇情變化投影不同的影像,有精美好看卻漸漸消失的霜花,有動作優雅卻總是游不出去的金魚,像是無聲的臺詞為劇中人的命運加上注解。

  年輕演員擔綱超預期

  除了于震、雷佳,這次參演《日出》的演員大都非常年輕。他們在臺上或許顯得稚嫩,但能夠看出用心之處。陳白露無疑是劇中最重要的人物,這個角色的成敗直接關系著這部劇的成敗,這樣的重擔落在了24歲的年輕演員陸璐身上,“我心里還是沒底兒,不知道觀眾能否認可我這個有點稚嫩的陳白露,但心里也很期待大幕拉開的那一刻。”演出前一個多小時,已經開始化裝時,她心里還是七上八下的忐忑。雖然之前已經在劇院演過小劇場話劇的女一號,但還是第一次擔綱主演大戲,又是這樣重要的作品、重要的時刻,她沒有辦法不緊張。

  緊張還是其次,過去三個多月的排練才是最崩潰的。本來還覺得自己能演戲,平時排戲也很有想法的她,剛開始排練的時候總是怎么做都不對,穿個高跟鞋都被導演挑剔,“有一段時間我甚至都不會思考了,導演說什么我就演什么,每天都承受著巨大壓力,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能演戲了。”三個多月來,她劇本看了五六十遍,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,但還是堅持看下去,漸漸地就看出了文字后面的東西。

  陸璐說,這三個多月的排練讓她學會了很多,“學會了如何更好地分析人物,如何去尋找人物的依據,不僅要在自己的臺詞里找,還可以從對手身上找。”有收獲的不只是陸璐,在劇中飾演方達生的楊明鑫也尋找到了不一樣的感覺。在任鳴導演的《日出》中,楊明鑫也飾演方達生,他說那時候他總感覺有勁使不出,而這一版的方達生因為導演的不同處理變得更有力量,有了更豐富的色彩。

  談到和年輕人的合作,馮遠征說,面對年輕人你就要擔責任想辦法。有著豐富教學經驗的他,這次排演《日出》,不僅是導演還是老師,每天排練前和他們一起先上一個半小時的形體課、臺詞課。讓他欣慰的是,“年輕演員的表現超出了我的預期,可能他們還達不到觀眾心目中對陳白露、方達生的期望,但在他們自己的路上還是前進了一大步。”

  (記者 牛春梅)

  編輯:李平平

  統籌:汪東偉

  編審:干江沄